骚气蓬勃的帝国最强α

【言棋】灼 (前)

*就是个脑洞,不一定会写完
*哨兵x哨兵,强强,洛洛不会太软萌
*漏洞很多,文笔很菜
*以及,悠然妹子不是炮灰,如果造成误会很抱歉ˊᵕˋ

以上都接受就८(ˋ▻˴₎₇↓↓↓

“哨兵和哨兵结婚,您脑子没问题吧?”

饶是周棋洛喜欢知道他的顶头上司——帝国现任元帅不爱按常理出牌,听到这个消息也着实被惊讶到了。

不顾副官在他后面咳得震天响,周棋洛一副还要继续发表观点的样子。可不是嘛,他是个哨兵,性取向正常的哨兵,除非全星际的向导和普通人都死光了,不然他绝不可能选择另一个同性哨兵作为伴侣。所有哨兵都该这么想。

可他的上司们可不管他怎么想的,他们把他围在一个空旷的座位上,身居高位,像法官给被告人判死刑一样的冷酷无情的打断他的发言,“这不是商量,这是通知。李先生已经同意了婚事,在下个月来临之前,您还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接受这件事,周上将。”

是啊,充足的时间,算上今天只剩下一天的充足时间了!一天的时间里应该也足够他黑进总部,拿到他现在的未婚夫的资料,并且找到他的老窝把他给做掉了。也许还会有空余时间把自己收拾干净,再约他心仪的向导小姐出去吃顿饭。如果他有的话。

然而这些事情他也只能想想。如果他也不想要命了的话,他完全可以把以上假想变为现实,但他唯一实行的只有像往常一样露出个讨人喜欢的阳光笑容,在那群人满意的目光下表示顺从,最后带着副官离开那个蛆巢一样的会议室。

真的是烂透了。周棋洛想。他的副官兼经纪人——军部很早之前就发掘出他那张脸蛋的潜力,除了打仗之外他还兼职“代言人”,虽然代言的范围广了些,甚至还给他配了个经纪人——似乎想说什么,表情犹犹豫豫的,多半又是些让他忍耐忍耐的劝慰,因为他的表情看上去阴沉的像随时会冲回去把那群王八蛋射成马蜂窝。

“长官,您的伤还没痊愈,请注意身体。”最终,经纪人也只磕磕绊绊的蹦出这么一句屁话。

周棋洛瞥了他一眼,从军服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巧克力,在经纪人摆手示意不吃后,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大口,一点都不介意包装纸上自己被撕成两半的脸。

他的右腿有新伤,这不是什么秘密。事情还要追溯回三周前,那时上头给他派了个任务,也就是潜入什么地方窃取什么东西,方案和情报都像上菜一样给他一一呈上,难度低的不像话,对他而言简直是大材小用。

而在最后的收尾关头,数据出了差错,他“不慎暴露”,被追兵用赫尔曼六型微冲撵鸡崽一样追着跑,最后迫不得已从飞船一跃而下,落了个四级伤残,养了快一个月才从病床上下来,恢复院出去。

他原本以为是目标方发现了什么才导致暴露,到今天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军部的良苦用心,都在这等着他呢!

巧克力被他三两下吃完,周棋洛舔了舔嘴角,还要再拿出一根,被经纪人给制止了——他一极端情绪化、放松和思考的时候嘴巴就停不下来,必须塞点什么进去,仿佛这样就能填满他莫名而来的空洞感——于是只好收回手,颇为可惜那一口袋的零食。

“长官,您现在必须得回去做准备了。”周棋洛觉得今天的经纪人格外不讨喜,有一开口就能惹恼他的魔力。

“好吧好吧,回去准备,把自己收拾干净,等着明天早上嫁人是么。”周棋洛冷哼,电梯门开了,他缓步优雅的走出去,默认了自己是被娶的那一方似的。

其实您没受伤的话还是能一争高下的。经纪人心里默默地想,识趣的没把这句话说出来,突然领悟到了看自家长官脸色的技能。

周棋洛坐上车,他的终端突然响了起来,有人向他发来了通讯请求,是他特别设置的铃声,来自同一个人的通讯请求足足有二十多条,估计刚才在会议室消息被拦截了,以致于他没能听到。

他接通了署名为“薯片小姐”的电话,听着女性向导温柔又关切的语调,心情终于好了点,这会儿,才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来。

经纪人等他挂了电话,还没问出“是悠然小姐打来的电话吗”这句话,就被上司堵了话头:“去印象简餐,开到后门,别被人拍到。”



评论(15)

热度(44)